Skip to content

枫与樱花之国 – 飞行

破天荒的坐了头等舱去日本,全托同行林同学的福。这位前同事热衷积累飞行里程,是日渐壮大的飞行骇客群体里相当有建树的一员。他的目的是积累尽可能多的里程积分,并在将来也最优的积分现金比率买进机票 – 比如像这次一样的长途飞行的头等舱票。为此,林同学拥有三十多张可积里程的信用卡,并时刻关注最新廉价机票信息,经常以令人大跌眼镜的路线飞来飞去,比如由旧金山转十次机飞到台北来优化自己飞行里程(比消费积分得来的里程更加值钱,也叫里程跑)。总之,他有一个复杂的计算系统,而我们其他同行的四人,则享受了他努力的成果。

通常大家都很痛恨长途航班,十多个小时无法伸展的煎熬,难以下咽的飞机餐。而头等舱仿佛连空气都不同,大空间,可以调整各个部位的躺椅,可以带回家的睡衣,各种顶级的香槟美酒任饮,最稀有的鱼子酱任食,米其林三星餐厅特供的甜品,随时可以叫的主菜包括和牛寿喜锅,大屏幕电视,耳机也是最高级的静音耳机。最贴心的则是男女不同的梳洗包,里面甚至有面膜。日本服务业向来好,来回两次空乘走的都不是年轻貌美路线,而是无比体贴周到到令人感动。头等舱的世界里一切都温和美好,触手可及都是最高品质的产品和美食,人都和蔼可亲(当然只看得到温柔的空姐),只希望航程再长一些,能晚一点回到现实世界。坐了一回,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热衷积里程,从这里回到经济舱简直像回到野蛮时代。

枫与樱花之国 – 前

绝大多数中国人对日本都有复杂的情感,一方面日军侵华犯下的残忍罪行令人无法释怀,另一方面,对日本高质量的产品不得不钦佩,并对日本基于中国唐宋时期的文化充满好奇。

我的爷爷(其实是外祖父,我习惯叫爷爷)经历过抗日战争的枪林弹雨,但对日本或日本人,他从没有表现过仇恨。爷爷是读书人,虽然年纪很小就参了军,但明白战争的残酷不是某个国家百姓的过错,因此还能欣赏日本的文化,我小时候流行家庭卡拉OK,他还经常高歌一曲《北国之春》。

妈妈的好友当时嫁去日本,偶尔回国来我家做客,印象中她总是衣着得体,妆容精致。她向我们形容日本在仪表方面规矩如何严格,女白领头发不清洁或没有香气会被老板狠批,这让当时(上小学)还在天天玩泥巴的我印象深刻。

想去日本游玩很多年,去年终于成行。我们的行程颇为主流,安排的很满,并没有写攻略的必要,也没有力气记下每日活动。接下来的几篇顺手记下一些小片段,以防他日再也想不起当时细节。

纽约周记2015 – 九月

0 9.5

飞往纽约的飞机预计在四点半起飞,我在两点时叫了车,一路顺利,幸运地被安排到预先排查过的安检,前面只有一对夫妇和两条小狗。

早上才开始整理行李,先将护照,博物馆的票和在airbnb上租的公寓取钥匙流程装好,旅行用的电脑电源一直在行李箱里不曾取出来过。装好必要物品,将要带的衣服摊在床上反复斟酌。两条短裤,三条短裙,若干无袖上装,两件针织外套,两件tee, 两条连衣裙,运动装,外加今天穿的长裤和短皮夹克,应该足以应付七天的旅行。至于鞋的方面,运动鞋,平底鞋,小高跟,两双凉鞋和上飞机穿的布鞋,是基本需要吧。但其实我忘了每回去纽约都必然会买新衣服这个事实。

在两点半我已经在第三航站楼里无所事事。第三航站楼似乎刚刚翻新过,处处有扶手椅和带电源的长桌,店铺都采用今年流行的简洁设计,高屋顶和非常好的采光,整个空间显得特别宽敞。

买了热三明治和冰咖啡,在一张扶手椅里安顿好,边吃边和身在巴西的便当先生聊天。便当先生今天去了父亲家,一家人院子里的小热水池里喝啤酒,并说晚上要吃鳄鱼肉。鳄鱼肉在林牧同学热爱的Henry’s也有,会好吃吗?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习惯了在机场要费劲搜索才能找到带电源的桌子,突然一下发生满眼都是而且还没几个人在用的情况,让我简直想要每十分钟换一下座位才不觉得浪费。

顺利登机,旁边坐了一对兄妹。哥哥大概六七岁,妹妹四五岁,人手一部iPhone 6,哥哥还没坐定便开始找电源,用起各种app极其熟练,而妹妹一直在玩一个给娃娃换衣服的游戏。这航班没有电影屏幕,漫漫六小时的飞行,他们比我准备的充足。

其实最讨厌这种中长途飞行,长度不足以用最大的飞机和空中娱乐系统,但又足够长到让人浑身难受却又睡不着觉,每次飞纽约或多伦多都比飞回北京痛苦N倍。

带了部叫做红色笔记本的小说,起飞不到两个小时便已经读了一半,看来绝对撑不到回来的航班。情节很老套,在巴黎开书店的男主捡到一个皮包,里面的红色笔记本和其它物品激起了他无限的好奇心,于是根据包里的物品开始搜寻女主。女主那条线,由她被抢劫开始…  其实看到封面就会知道是怎样的故事,但我偏喜欢这种发生在大城市里的小故事,并钟情于其中对各种街道,咖啡馆,物品和人物的细节描写。 之前看的一本关于一个纽约古着店的小说故事也类似,自知喜欢这类型小说并不太值得骄傲,但喜欢就是喜欢~ 尤其在刚读完一本行热爱尖刻讽刺幽默的作者的杂文集,需要一些温情来平衡。

一点多到了租住的公寓里,公寓位置很方便,在一栋老楼里,装修很独特,有一副巨大的蝙蝠女倒挂着睡觉的画。虽然重新装修过但部分地方仍有小部分油漆剥落,洗手间尤为狭小, 但比起我在巴黎租的那套已经算大,起码我有转身的空间(好心酸)。整个公寓有种西洋化的东方风情,像是二三十年代的电影。金红色调,客厅里有个黑漆镶金的柜子,上面描画有清代花园的场景,看起来十分古旧,令人好奇;还有两幅印刷版风景画,大概是清末的城镇风貌,却是西洋的画风;柜子顶上有几只青花瓷瓶,桌子上还有玻璃烛台和银制果盘,摩登的壁画配十九世纪的印刷,老旧的桌子柜子陪宜家的沙发,混搭的不难看,有点名媛落魄后容身之所的感觉。

回头想想,已经是第五次来纽约。

1 9.6

IMG_2374

几十条街区以外仍然属于上西区的isabella早餐,西班牙殖民风格的装潢,熏三文鱼和炒蛋很一般。

惦记了很久的一个大都会博物馆的展,名叫镜花水月,英文则叫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这两个名字取得都极为贴切,因为它展的并不是中国文化,而是西方艺术家通过他们自己的理解在作品中诠释的中国元素。以时尚服饰为主题,旁边也展出了很多设计师取得灵感的文物,还穿插了很多中国电影(比如末代皇帝,花样年华,大红灯笼高高挂等等),还有20年代好莱坞电影里的东方元素。有一个展厅更是干脆装上了回廊和影壁,回廊中间的镜面设计配合灯光效果巧妙地模拟水面,屋顶投影的一轮圆月,水面中央几树桃花,正经地诠释了镜花水月的感觉。

沿着湖穿过中央公园回到家,天气依然炎热。

休息片刻出发去做烛光下的瑜伽,热热热!老师口令讲的太快让我觉得赶不上趟,但很有效的感觉,第二天立刻有线条。

晚饭在上西区的西安名吃解决,心心念念很久,孜然羊肉热汤面太过瘾!

饭后去小酒吧喝酒聊天,回家后继续八卦到深夜。

2 9.7

IMG_2442

和小杨伦见面吃午餐。一锅煮蛤蜊和一杯浓卡布奇诺,满足。

小杨伦没变样,依然温文尔雅,和她姐一样声音甜美。硕士毕业后在纽约找了工作,和同样做建筑的小男友一起打拼,即使要暂时住在狭小的studio里也必然满满都是幸福。她带着我们走了一遍high line,又把切尔西市场走了一通,导游加解说,耐心又专业。

high line仍然暴晒,幸亏昨天买了草帽才不至于中暑。以为纽约的九月已经是秋天,殊不知天天气温都在30度以上,颇为难熬。

在切尔西市场斩获一条项链,和小杨伦拥抱告别后走路穿过格林尼治村到soho。格林尼治村建筑优美,人行道两边是石头砌成的联排别墅和树荫,挡住了烈日,安静地居民街区转角是布满大牌的名店街,却毫无第五大道或soho的拥挤,大约是因为它们实在贵的离谱。

晚上在哥伦布圈一个法国餐馆和高中同学小爱跟VD聚,匆忙回家换上连衣裙和小高跟,但在包里藏了一双球鞋以防万一。吃的聊的都开心,北京人在纽约,丝毫没有违和感。

饭后和小爱步行去东方文华小酌,酒吧俯瞰中央公园西南角,白天应该风景很宜人。两杯加冰的威士忌,彼此更新工作于生活的现状,并把在北京同一个圈子的朋友的现状也连带更新了一遍,信息量满满。一年聚一次的朋友,虽然有无数先进的方式可以沟通,不常见面也难免会联系的越来越少,是无奈地事实。

3 9.8

IMG_2499

坐地铁去上班,地铁站里十分闷热。虽然设施老旧,但车厢里有空调,也没有想象中拥挤,顺利到了位于麦迪逊广场的办公室。麦迪逊广场上著名的Shake Shack汉堡店,距离公司步行两分钟,对于热爱这家汉堡的我来说实在是黄金位置,二话不说中午立刻去吃了个饱。这家的汉堡面包特别喧软,大小适中,肉饼和芝士味道也好,是值得推荐的便宜午餐选择。

下班过后和伦敦的朋友Samir在离公司不远的酒吧Dear Irving见面。Dear Irving是之前来纽约的同事推荐给我的一家鸡尾酒吧,穿过吧台区走入后面的一个厅,里面别有洞天。水晶吊灯,古董家具,花样壁纸,活脱脱是十九世纪欧洲的沙龙。但仔细一看,壁纸上印的却是穿着维多利亚式服装人物的春宫图!同伴们都很觉得这家酒吧很惊艳,据说鸡尾酒味道也好,我喝了同事点的Rosé, 向来对这种酒无感的我也无法据此对这家的酒水作出评价。

和Samir在伦敦因为吃货活动相识,他热衷来美国参加一年一度的Burning Man,才刚刚在旧金山见了一面,照例找了个好饭馆美餐一顿,这次又得以纽约相聚,特别有缘。

晚上我们赶赴切尔西区去看好评如潮的互动哑剧《sleep no more》。这剧以新颖的互动形式和重口味的裸体表演片段出名,确实不负盛名。确切的说,这不纯粹是看表演,而是参与其中的一场体验。剧情建立在莎翁的《麦克白》之上,年代不明,观众分批入场,需要全程戴面具。场地是一整栋叫做McKittrick Hotel的大楼,进场之后,观众可以跟着不同的演员看到完全不同的剧情,并有机会和演员亲密接触成为剧情的一部分。出场之后和几个朋友比较心得,果然体验完全不同,下次还想去看!

Toast to 谷小姐

写这个Toast还挺伤脑筋的,从认识谷琪她就已经跟牧哥在一起了,外人看起来,他们俩这两年毕业订婚找工作买房子各种顺利,也没什么苦可以回忆,但想想其实两个人能在一起5年,肯定不容易。

其实是认识林牧在先,12年凯文哥在我们公司实习。有一天在厨房碰到,他自我介绍说是我大学同学的初中同学的男朋友林牧,然后说“其实你跟我女朋友长得有点像!”。我当时还在想,这难道是史上最烂的搭讪方式?后来直到我妈把我们俩照片也弄混了以后才觉得错怪了凯文哥。

后来张筱(就是谷琪的初中同学)把我们约出来吃饭逛街,发现彼此都有点儿man有点儿傻,立刻看对方怎么看怎么顺眼。我们仨还有也也四个有点儿缺心眼儿的北京姑娘立刻组成了一个亲密的小团体,经常伺机举行合法集会。

说起谷琪这个人,其实谷小姐也是个复杂的动物,性格中充满了矛盾。

谷小姐外表很高冷,内心很温暖,对朋友特别好。我有时候爱钻牛角尖,有些事儿怎么想都过不去,她会不厌其烦的听我说,跟我聊,但从来不会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教育别人应该怎么办。

她看起来是个很正经的人,玩儿游戏尤其认真。据说有一次玩儿桌游,一向吊儿郎当的也也又在捣乱,被谷琪一声喝住,差点儿吓一跟头。但其实她也经常做搞笑的事,上星期去唱歌谷琪生情并茂地献唱一首《我的滑板鞋》,我给录了下来打算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听一听。凯文哥求婚以后,她在微信上跟我们报喜,才说完如何被感动的痛苦流涕,没温情几句就聊到“林太”听起来很像厨具品牌。

谷小姐不重色轻友,和姐妹们玩儿的时候绝对专心。这点也是凯文哥做的好,经常把谷琪送到地方然后自己回公司默默修bug, 值得表扬。

谷小姐学习好读书多,虽然是理工女,文艺女青年热衷的各种话题也可以信手拈来,独立小电影看着,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读着,就这么轻松拿下计算机的PhD怎么想也是女中豪杰;穿衣搭配更是得心应手,各种大牌潮牌如数家珍,在时尚达人的路上渐行渐远;这几年跟kevin哥混得多,也听听窦唯啊黑豹乐队啊什么的,足球也能聊的以假乱真;这么一个既精神,又物质,什么都能聊得起来,长的还好看的女程序员,能逮着林牧应该夜里做梦也能笑出声了吧。

谷小姐做事儿靠谱,但也有当小懒虫的时候。比如操办起婚礼来就相当不靠谱。好多女孩恨不得没有男朋友就在想婚礼的事儿了,她老人家订婚一年多了,两个月前才开始看婚礼场地,管租场地人都冲她翻白眼儿。但谷大小姐说自己从小没有婚礼梦,又特别怕麻烦,所以一直拖到现在。其实挺好的,连自己婚礼都不着急较劲的女生,也做不到哪儿去。

谷小姐体积虽然小,主意却很大。心里认定的人和事儿,会好好守护。凯文哥还没求婚的时候我问她,求婚的话会答应吗,她也不矫情,特淡定的说,会。

说了半天谷琪都快写成情书了,也说说林牧。

虽然跟林牧没有那么姐妹情深,但也知道凯文哥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他特别重义气,人缘儿好,聪明幽默且开得起玩笑,经常被林太昵称为“打不死的小强”。

林牧预谋求婚的时候,曾经向我偷偷打探过谷琪的无名指尺寸和喜欢戒指的款式,也下了一番苦心但最后还是做了最明智的选择:让媳妇自己挑。求婚很鸡贼的安排在过海的缆车上,一副不答应哥就悲壮跳海的节奏,果然凯旋归来。

一般伴娘会嘱咐一下新郎不许欺负新娘之类的话。据我对凯文哥的了解,欺负女孩儿的事儿估计也做不出来,以后生活中就做好自我保护不要被武功高强的谷琪同志打残就好。

这么两个靠谱的好同学经过慎重考虑选择了彼此,是特别值得庆祝的一件事儿。一首歌儿里唱的,幸福沒有捷径, 只有经营。

借这个机会,祝谷琪和林牧百年好合,好好经营属于他们的幸福。

永恒之城罗马

凯撒的罗马,教皇的罗马,角斗士的罗马,米开朗基罗的罗马,拉斐尔的罗马,奥黛丽赫本的罗马… 罗马有这么多面。无论你是谁,罗马都一定会有吸引你的地方。

从伦敦飞到罗马已经是深夜,还没从北美和欧洲的时差中缓过来,整个人晕晕乎乎。隐约记得经过了灯光下的斗兽场,很壮观。下出租车的时候手忙脚乱发现手机找不到,  一筹莫展之际两个正在酒店门口抽烟的人走过来帮忙,找到了出租车公司的电话要帮我打 — 这时我在背包的某个口袋里找到了它。特别感谢这两位热心的大哥,让我对意大利人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

找到房间,索菲亚睡眼惺忪的迎接了我。网上找到的酒店性价比还不错,但枕头非常不舒服,本来就有时差加上空调就更加难以入睡。平时催眠很有效的podcast “This American Life”, 这集居然讲一个情节非常波折的杀人犯故事,害我到天亮才睡着。

之后这几天,经历了艳阳,骤雨, 热浪,看了无数雄伟建筑,游客如潮,酒店如林,这种疲惫感一直到去了佛罗伦萨才消失。虽然不在状态,但罗马有太多东西吸引人,仍然每天走两万多步去看了一部分“不容错过”的景点。

day 1: 第一杯卡布奇诺的味道

在意大利的第一天,什么都觉得新鲜。罗马整个城市就仿佛在一个影视基地,突然所有的风景画挂历明信片旅游网站上的招牌景色都在眼前,简直有点难以相信。石子的路走起来并不舒服,但看上去很有味道。

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家咖啡馆,怯生生地点了在意大利的第一杯卡布奇诺。香甜奶沫,浓浓的espresso味道,惊艳!回想起来,这为我之后所有的卡布奇诺设下了相当高的标准。

去Capitoline Hills的美术馆, 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广场美轮美奂。正好撞上一个婚礼,新娘身材高挑有致,穿着鱼尾婚纱,短发更显气质脱俗,美得像仙女。

转战斗兽场之前,在它附近的古罗马遗址中暴走了一阵。35度以上的高温,艳阳高照,人们在小喷泉前排队把水浇到四肢上降温, 一欧元一瓶的冰水生意兴隆,我还在街头买了顶小草帽遮阳,之后的意大利之旅证明这顶帽子买的太明智了。到达斗兽场的时候几乎中暑,所以即使它如此传奇,我也只草草转了一圈便找到一片阴影坐下。总觉得古罗马的建筑太过阳刚,有种飞沙走石的戾气,并不是我喜欢的风格,所以也没有认真地听解说。

晚上在一家气氛相当浪漫的露天餐厅吃饭,经过了传说中的西班牙台阶,这里实在有太多卖同样东西的小商贩了。卖的只有两样东西 1)强塞给女士玫瑰花(说是免费)然后让男士购买 2)可以飞的某种亮灯的玩意 。真的很好奇这样统一以同样地方式卖同样的东西真的会有市场吗? 也许他们是个另有目的的团体呢。

day 2:忽晴忽雨的梵蒂冈

下着大雨,来到古罗马的万神庙。这座历史丰富的宗教建筑,其实还真不知道刚建的时候是用来干嘛的,据说是罗马共和国时期屋大维的手下为了纪念打败安东尼和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而建。跟所有的传奇建筑一样,这座庙宇屡次被毁又重建,变成了教堂,著名的穹顶至今仍是无钢筋支撑的最大圆顶,全靠上面的大洞采光(不盖上盖子也漏雨),另一个有名的点在于拉斐尔的墓正在此地。

万神庙不远处是世界最著名的许愿池,罗马是个每个转角都会看到喷泉的城市,可这座因为《罗马假日》而风靡全球。不幸的是它正在维修中,水被抽干,雕像也都被脚手架遮住了,倒是可以看到在池里不知道呆了多少年的硬币,已经嵌在了池底。为了安慰一下失望的游客,政府在许愿池外另外放了一小洼水和海神像的照片,我们也象征性的投了硬币,情景十分搞笑。但其实怎样扔硬币是有规定的,现在十分懊悔自己没按规则来。

坐地铁到梵蒂冈城,还在下着大雨。梵蒂冈虽然在罗马的一角,但它却因为宗教原因是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基本上,这里是天主教的最高权力所在地。天主教的老大(也就是教皇)就在这里常驻。

在街边一个小店吃了个三明治,十分美味。吃完一出来,居然已经雨过天晴,到达圣彼得大教堂的时候天气好的不得了。四周的小店90%的纪念品都跟教皇有关,13年上任的Papa Francisco似乎人气很旺,周边产品从项链到冰箱贴一应俱全。

圣彼得大概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天主教大教堂,无论是建筑规模还是艺术价值都甩出其它大教堂们好几条街。先从博物馆看起,各种古希腊古罗马的雕塑(据说区别是希腊的大多裸体而罗马的裹得严实,因为古罗马雕塑家对人体比例的掌握不是很自信)。在某个厅里看到了拉斐尔著名的《雅典学院》。拉斐尔将西方文明不同时期的人集中在同个空间,古希腊、古罗马和作者所在时代意大利哲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共聚一室,表现自身笃信人类智慧和谐,并赞美西方文明的智慧结晶。有趣的是,据说他画这幅画时米开朗基罗正在附近画西斯廷教堂的房顶,拉斐尔去偷偷看了一眼以后大受震撼,为表敬重把其中一位学者的脸画成了米开朗基罗的样子(长得不错嘛)。

接着当然是要看西斯廷教堂,其实它是圣彼得大教堂一侧的一个小堂。这里有名在房顶上米开朗基罗那组壮观的画 , 比如世人皆知的《亚当诞生》和《最后的审判》。我仰着头看了十分钟左右脖子已经要落枕,真不知道米开朗基罗是怎么把它们一笔笔画上去的。放眼望去,屋顶和四壁都是健壮完美的人体,还真有点眼晕呢。

大教堂本身自然是壮观壮观加壮观。看过了巴塞罗那的圣家大教堂,伦敦圣彼得大教堂还有无数其它教堂以后,这里的规模之大还是令人震惊。很多教徒会在教堂里沾一下圣水然后划十字,十分虔诚。

离开梵蒂冈城之前,被街上商店的一条廉价裙子吸引,质量一般但很有罗马假日风情,毫不犹豫的收了它。

day 3:真言之口

罗马的最后一天,早上依索菲亚的喜好去了菜市场。似乎是旅游指南上推荐的市场,买家似乎以游客为主,这让我们意兴阑珊,但想想其实自己也是讨厌的游客。

依旧是大晴天,暴走了一阵之后无意识地转到了真言之口。传说如果把手伸进这个石雕狮子的口中,如果说假话手就会被吃掉,《罗马假日》中派克就是这么吓唬奥黛丽赫本。电影过去几十年,那个场景仍然为此处吸引着无数游客 — 大家排着队把手伸进狮子嘴照相, 当然我也不例外 :P。这里其实是一个小教堂,下面还有个颇为阴森的地下室。

又不知道路过多少矗立了成百上千年的建筑,走到了某广场的某喷泉。到此我已经没有力气去了解是哪个广场哪个喷泉了。天气正好,很多游客围坐在喷泉边谈笑风生,情景一派和谐。

很多城市的纪念品店会卖明星或球星的挂历,或者单纯是帅哥美女。而这里最流行的是帅神父挂历,每月盯着一个超帅神父,不仅有眼福,身心都得到修炼呢。

看了三日,依然很难决定罗马的属性。到底是阳刚,神圣还是浪漫,也许永恒才是最适合它的词。

赤色水城威尼斯

作为一个小岛,威尼斯的有名程度让人惊讶。只要看过它的照片,相信没有人对它不好奇。如果说罗马的气质是阳刚,佛罗伦萨是文艺,威尼斯则带些鬼魅。从小就知道威尼斯以水道闻名,但令我惊讶的是市内竟然没有一辆车(连自行车都没有),出行完全靠纵横的水路和步行。五六万人口,家家户户都有船;小小的地方有一千多座教堂,其中几百个仍然在使用中。

Day 1

坐火车从博洛尼亚到威尼斯,大约两个小时。一路顺利,没有坐错车,也没有下错站,这在我的欧洲旅行中鲜有发生。到了威尼斯艳阳高照,一出火车站即看到大运河上赛艇正在进行中,人气很旺。

但我们无心留恋,因为眼前任务艰巨:要拖着行李步行道住的地方。在airbnb上租的民宿,步行道火车站大约十五分钟,可是中间要经过小拱桥若干,有行李很难走,所幸住处是个码头,可以坐船过去。谁知道正好赶上赛船,所有水道全部封锁,两小时后才放行。威尼斯岛上没有其它交通工具,只好靠走。于是我们四个背着,拎着,拖着行李,顶着烈日一路跌跌撞撞的翻越了五座桥(只有台阶没有滑坡),走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到了地方,只能用狼狈形容。走到住处前却找不到门牌号,旁边楼上一个意大利奶奶探出头来试图指路,双方语言不通指手画脚一阵终于放弃,热情却令人感动。

放下行李歇了一阵,我独自出发去圣马可广场。以前在美术馆看到过很多16-19世纪威尼斯的画,圣马可广场当然也出境多次,惊喜的是除了人物衣着,它居然和画中区别不大。晚上约好和小爱在广场的码头见面。小爱是高中好友,很久没见,最近在读MBA来意大利交换几个月,这会儿正好也来威尼斯游玩,很巧。成功和她以及她MBA的同学接头,在一座小桥旁边的小餐馆坐下,兴奋的聊天。侍者是个胖胖的爷爷,特别爱开玩笑,好几次假装严肃捉弄我们;和我们拼桌的是一对来自美国加州的夫妇,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会讲英文,聊起来居然很投机。很羡慕他们的生活状态,退了休,有足够积蓄, 可以经常来欧洲住上几个月,喜欢品酒,对法国勃艮第和加州纳帕的酒庄颇有了解,很友善。女士非常优雅,虽然年纪不小,但打扮得体,身材保持的好,尤其是眼睛里还闪烁着对一切富有好奇心的光芒,特别吸引人。在他们的怂恿下初试lemoncello, 一种柠檬味的酒,外表看起来像果汁,酒精含量超高。临别照相,侍者老爷爷还趁我们不注意也挤了进来,画面非常欢乐。旅行中注意到如果是几个女生一起,无论是店员还是侍者都会特别喜欢逗笑,而有男生的时候就会少,不知道因为什么。

吃完饭小爱她们陪我一路走回家,在圣马可广场看到涨潮的水正从广场地下汩汩冒出,据说水多的时候可以让广场变成湖。

夜幕下的威尼斯人很少,小桥,流水,徐徐晚风,一轮明月。威尼斯的第一天完美落幕。

Day 2

一大早就出发,和一个摄影师见面,他带我们去看非典型的威尼斯。别看威尼斯岛不大,其实游客特别多地方就那么几个,钻进小街小巷经常就是另一番天地。然而因为街道实在太窄了,别说地图难认,连卫星定位也不准,所以没有当地人带着很容易迷路。这位摄影师平时去欧洲各地拍摄各种活动,没有接活的时候就在威尼斯组织步行的摄影小团,几个人,几小时,走走拍拍,探索威尼斯的另一面。这种团通常很随性,不走主流景点, 没有固定路线,全根据摄影师喜好,一般会在容易找的景点开始和结束。这半天,僻静的小巷,路边霸气的猫和发呆的狗,家家户户横跨水道晒出的床单,窗台上的花,无人的庭院,停在路边卖菜的船, 都被收录在镜头中。经过了一条刚开过派对的小胡同,处处还挂着残留的黄色气球;很多老水井旁边通常有个小坑,是为了积蓄雨水给路上的小猫小狗;近代战争中威尼斯海防很厉害,可是敌人从内陆走就轻而易举的把它拿下了;为了维持城市的历史面貌,每个房子的外观在进行任何改变之前都要获得批准,而基本上大部分变化都通不过,这才完好地保留了这所老城,但猜想本地居民可能会感觉不爽;这里大部分职业都是围绕着旅游业,还有有造船,修船以及吹制玻璃;岛上没有救护车,只有救护船 ;又经过唯一的医院,大厅富丽堂皇又古色古香,这里承载了所有威尼斯居民的生老病死;摄影师的岳母有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一张海明威在威尼斯坐船的照片,海明威是谁她并没听说过,但她认出照片中船夫是她小时候的旧相识;停下来喝咖啡的时候,咖啡馆里挂着历年他们店被泛滥的河水淹了之后全体店员开心的坐在船里准备划走的集体照;据说每年发洪水的时候都会有游客开心的穿上泳衣和潜水镜在路上畅游,而本地人则关起门窗笑而不语,因为这水里各种肮脏杂质实在太多,当地人避之不及居然还有傻瓜在此游泳。就这样一路走一路聊一路看,一个本地人眼中的威尼斯也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比起人来人往的景点,旅行中这样的片段更令我向往。

这位摄影师没有给太多照相方面的指点,只在我们咔嚓咔嚓狂按快门的时候说,好好看一下镜头里的东西,想想什么该入镜什么没必要入镜,能一次抓住灵魂就不要拍二十张。道理简单,之后我倒常常想起来提醒自己。

人人都说不喜欢走主流路线,但第一次来水城,凤尾船是无论如何也要坐一下的。和小爱约好,一行六人,正好可以租一条船。从大运河边的里亚托桥上船,大约30分钟,大运河上的风景尽收眼底。 船夫们都穿着红白条纹的小衫,有一搭无一搭的讲一讲某个建筑的历史,面无表情并不停的看表,想想也是,他们每天要载这么多游客走相同的路线,不厌烦也怪。天色正好,云淡风轻,小爱居然还无厘头的唱起 “让我们荡起双桨”,威尼斯瞬间变回北海公园。我虽然向她投去鄙视的目光,但觉得还挺真是那么个心情。

下午突然所有人都感到很疲倦,我也严重过敏鼻涕眼泪不断,于是暂且休息一下,将近傍晚才去圣马可广场上有粉红色外墙的总督府。威尼斯共和国时期历任总督都在此居住,在近代成了博物馆。斜阳照进有着精美屋顶壁画的宫殿,庭院里的一砖一石都在诉说悠长的历史。穿过叹息桥向外一看,果然能浅尝一下囚犯们从此告别自由的滋味。夕阳西下的时分登上钟塔俯瞰威尼斯,蜿蜒的水道,教堂的尖顶,附近的小岛,美的能让人忘记身边摩肩擦踵的游客。正陶醉着,突然钟声大作,抬头一看头顶四五个钟摇动的正欢,忘了这塔的功能是报时,我和同伴凯文同学只好捂住耳朵落荒而逃。

今天是凯文同学的生日,Aaron他们挑了很美味的餐厅,大家又一次吃到走不动路。

Day 3

坐渡轮离开主岛去Murano和Burano, 中文叫做玻璃岛和彩色岛。顾名思义,玻璃岛自然以玻璃工艺出名。这里虽然也是以旅游业为主,但比起主岛气氛更加悠闲。水道更宽阔,两旁都是卖玻璃制品的小店,各种小物十分精美,价格也不菲。随便走一走,踏进一所特别可爱的小教堂,黄色的墙壁已经很斑驳,庭院里草坪修剪的十分整齐,Aaron和Sophia手牵手走到钟塔前,画面十分好看。

再坐一小段船到彩色岛,果然岛上房屋色彩鲜明,但都是明快的暖色为主,一到那里就觉得心情愉快。走过主街,转几个弯,颜色依旧明亮,游人已经渐渐稀少。 处处是小桥流水和人家;大红色的墙壁让我想起故宫的墙;绿色的窗把手是半个桃心的弧度,和在木窗清漆上投下的影子巧妙形成一整颗心;在一个屋檐下,有几个女士在专心的写生,从后面偷偷一瞄,画的真好!几乎每个阳台和窗台上都有一盆盆花,有些还晾着球鞋,也许这里吸引人的不仅是这些可爱的彩色房子,更是满满的生活气息。

在一家装修精致的小饭店里,吃到此行最美味的提拉米苏,巧克力熔岩蛋糕也很出色,心满意足的乘船回到了主岛。

最后一晚在威尼斯, 在圣马可广场合照一张,  队友们都回家了以后还带着三脚架和相机到处转悠。徘徊在逐渐宁静的小街小巷,看着灯火渐渐熄灭。在桥上架起相机,一边等着曝光结束一边享受明月清风;调相机的时候有过路人调皮的在镜头前摆pose,善意地开两句玩笑;在每座桥上驻足,夜晚的威尼斯如此宁静,全没有了白天的喧哗。此刻,不需人陪伴,不需要手机电脑,只望着水上的灯影就觉得快乐满足。

我看到的威尼斯并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呆上一天就会觉得无聊,还有很多角落可以探索,很多故事可以发掘,只需要一颗好奇的心。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在旅行中会因为奔波而变瘦,这次虽然每天平均行走两万五千步,回程前还是明显感觉裤子紧了,人也圆了一圈,每天卡布奇诺意大利面冰激凌提拉米苏的循环所酿成的恶果,奇怪的是意大利人大多十分苗条。行李多出一只箱子,钱包倒减了肥。和意大利的第一次相遇留下无数美好记忆,可还有西西里,那不勒斯,锡耶纳,太多地方想要去,期待下一次相遇。

美食与廊柱之城博洛尼亚

提起博洛尼亚的英文Bologna,所有说英语的人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名叫Bologna的肉肠。没错,那中间夹着猪油块的香肠正源自这个意大利城市。此外,番茄肉酱面Bolognese也来自这里。

从佛罗伦萨坐火车,没用多久就到了这个以美食出名的城市。后来才知道我们的行程中之所以有这一站,完全是因为队友Aaron长大最爱的食物是香港的即食番茄肉酱面。同为吃货,特别能理解为了一样食物而专程到一个城市的心情。

博洛尼亚没让我们失望。下了火车放好行李,大家就直奔当地的食品市场。这里的旅游业不比罗马和佛罗伦萨,似乎游客也是意大利人为主,因此当地人无论是出租车司机还是店铺老板会讲英文的都不多。市场位置不好找,用Google地图也搞不清具体方位,不会意大利文问路更是困难,但摸索了一番最终还是找到了。市场不大,卖火腿以及熟食类的为多,也有很多小吃摊,大家分别买了点心再聚到一起分享,晚餐以前已经吃到半饱。附近有个教堂改成的书店,楼梯上还可以看到原来玫瑰花窗的形状,很有趣。楼上也有连锁超市Eataly,是专门卖高品质意大利特产的商店,很受欢迎,好像在纽约也开了分店。

之后在马乔列广场逛了逛,看看有名的海神喷泉,但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吃,旅游的景点就这么匆匆带过(的确也没什么好看的…)。

晚餐定在某酒店的餐厅,我们七点半到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只有一桌客人在就餐。看起来是相当传统的餐厅,里面富丽堂皇,侍者都身穿燕尾服,倒气泡酒的姿势十分到位, 幸亏我们出门前都换了还拿得出手的衣服才不至于破坏了这高级的气氛。Aaron果然点了番茄肉酱面,紧张的等待真相大白的一刻 – 到底番茄肉酱的故乡是否能让他回味到小时候的感动?

前菜上了,酒喝了一轮,八点钟客人突然多了起来 – 原来这里的用餐时间晚。很多客人盛装出席,戴着宽边大帽子,好看极了。同是时尚大国,法国近年流行随性低调的优雅,重点是要看上去好像没付出什么努力也气质出众;而意大利风格则像随时都要奔赴盛大宴会,高调奢华一丝不苟随时打算艳压群芳,意大利的美女们身材也是特别高挑挺拔曲线玲珑,法国风格值得借鉴,但相比之下意大利的时装更过眼瘾呢。

扯远了,番茄肉酱面终于上桌了。Aaron同学吃了一口,满足的直叹气,说是他在意大利吃到最棒的一道菜,跟他小时候印象中的味道一模一样… 如果厨师听说他做的肉酱和香港的方便面酱味道一样也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是种夸奖,重要的是大家都吃的很开心!

晚饭吃的饱,趁天气好在附近无目的的转一转。博洛尼亚还有一个名称是廊柱之城,很多街道以长廊代替了人行道,据说欧洲最长的长廊就在此城,我们走在其中,只觉得理所当然,很符合这城市的气质。

第二天独自徒步走到博洛尼亚大学。这是世界最老的大学,记得去牛津大学的时候也有提到有这所大学开创在先,它只屈居第二老。但最古老的大学不像牛津保养的那么好,学校外墙非常斑驳,长廊里也脏脏的,四处都是涂鸦。这里最有名的似乎是解刨教室,但我无心一大早就去看许多骨骼内脏,就默默走回来了。

经过某公园时看到很多小朋友和家人一起摆摊卖他们的玩具,不知道是不是经常会举行的一个集市,倒是不浪费的好方法。

博洛尼亚的最大惊喜藏在某个安静的街上。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门脸,里面却挤满了人。进去一看,几个意大利奶奶正在做面皮,只有一张小桌子,旁边都是等外卖的人。博洛尼亚的tortelini特别有名,长得像中国小馄钝,馅儿可以是肉或者奶酪。点了肉馅鸡汤的tortelini,一吃简直感动坏了,那奶奶看我们吃的香也特别高兴,还手捧很多刚包好的给我们照相。但另一位客人就没那么走运,只因为她试图往千层面上放番茄酱,被奶奶大喊一声制止,并用有限的英文词汇挤出一个字:“Never!”。如果来博洛尼亚,一定不能错过这家小店

吃了一盒不过瘾,又买了一盒打包带走。在去往威尼斯的火车上特别不厚道的稀溜溜连汤一起吃,引得周围乘客闻香默默羡慕嫉妒恨。就这样跟充满阳光和美食的博洛尼亚说再见了!

IMG_4866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14 other followers